:為何人常覺得有氣無力﹖

:人常會覺得有氣無力、無精打彩的主要原因是現代的 生活環境中的干太多、壓力太大,自己又無法承擔這些干 擾及壓力,所以不知不覺的人就會耗氣過多而顯得有氣無 力,人也容易浮動。

 所謂生活環境的干擾是來自多方面。整體的政治大環境 、國內的社會、政治、經濟的變動等都會影響處於其中的 每一份子。現在地球村的時代已來臨,國與國之間的資訊 往來已突破時空的距離而達到同步連線。各地的一點動亂 一旦發生,全世界都能立即地收到資訊。所以在這種情況 下一打開電視可能就看到柯林頓又在批評台灣、各地的保 育組織又在抨擊台灣濫殺野生動物等等,立刻就感受到來 自遠方的外在壓力。這種情形如果是操成清朝時就不一樣 了。當時的英國、西班牙已是海上強國,而滿清還只認為 他們只是蠻夷,而人民更不用說了,在老百姓根深蒂固的 想法中,中國就是天下。不料西方的「蠻夷」持其船堅砲 利很快地就打開了中國的門戶,滿清在無力招架之餘只好 派人遠渡重洋去學習西方的優點,想當「師夷之長以制夷 」,即使如此,由於資訊仍相當封閉,中國的絕大部份老 百姓仍是過著自己的日子。在資訊的隔閡下,即使強鄰壓 境也渾然不知而能過著原本的生活。

 而來自台灣本身的政治干擾就更直接地影響每一個人。 每一個人都有很強的價值判斷心,但本身的判斷力又不夠 好且容易受他人及媒體影響,故易形成「人云亦云」的盲 目判斷。多數人都不了解政治實像,又容易被政治家的口 號所迷惑而影響到本身思惟的中立性,故人都容易偏向一 邊。但以整體來說,政治上的在野黨及執政黨都是要維持 政治平衡的籌碼。人民不該去接受雙方的意念,而是去接 受雙方平衡後的結果。例如美國與大陸間的最惠國待遇談 判,雙方一開始都互不相讓,最後終於達成妥協,妥協便 是政治均衡力量下達到的最好狀況,是對雙方都有利的妥 協。

 我們如果能夠看清及明白所謂的政治就是權力的鬥爭及 利益的分配,對老百姓來說,只要他們能達成平衡,就不 用追究深思雙方的作用、用詞及心意。我們的心就能放開 ,只要以旁觀者的立場來看政治平衡後的結果即可,這樣 就能維持清心、才能定、才能妥,才不會讓大環境集體的 潛意識影響到自己的潛意識,氣才不易喪失。

 又例如在台灣的地下電台出現了許多批評性的「叩應」 節目如台灣之聲、寶島之音……等等。這些節目內容的議 題太過強烈,叩應進來的多是有怨無處投訴的人,而主持 人也順勢製造強烈的情緒反應。這類節目雖讓部份人得到 表達自己理念、怨氣的管道,但整體來說這種節目是造成 所有聽眾的情緒起動非常強烈。它對整體社會和諧及自我 的干擾性太大。由於一般人沒有立即判斷是非的能力,就 容易被所謂「受害者」及主持人間的一問一答中產生錯誤 的判斷。主持人不斷呼喊要政府釋放更多的權力還給人民 ,這讓人乍聽之下還以為自己真的受到壓迫。而實際上政 府要維持國家政策的正常運作,本就該有一定程度的公權 力。全世界都是如此。而從政者在一政策的推行中本就該 有其一部份的保障及利益,只要這部份的利益是合法不至 離譜本就可以讓人接受,全世界也都是如此。如果能放開 一些眼界,不用去互揭瘡疤、不用去雞蛋堿D骨頭,那麼 所謂的台灣之聲等地下電台就沒有文章好作了。

 除了地球村時代中來自國際間的壓力及國內處於發展中 的政治生態會帶給我們干擾、影響我們的情緒外,來自於 氣候、地理、風水節氣等都會在無形中影響到人的心情及 生理起伏。所以生活周遭的所有事物,看得到的及看不到 的都會影響人的情緒,人的精氣便一點一滴地消耗掉,所 以現代人得文明病的特別多。

 但周圍的大環境我們無力去改變,但我們卻可以脫離大 環境的影響以求安。所謂的求安和就是讓精神、能量重新 包裝,所謂的「放下」並不是退隱山林,而是要再鍛鍊及 強化、充電以期走更遠的路。所謂的「安」是指不受外境 影響,心情維持平靜;所謂的「和」是順著外境做適當的 反應。如果能安、和就可面對問題時可解決問題而不受其 影響。



台北市氣功文化學會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