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了氣功和功夫,想再藉聽講和閱讀經典了解其背後哲理,但發現不容易懂,勉強弄懂一點,也可能只是自己的理解,仍在自己的認知範疇內打轉,如此又怎能跳出自我框架、看見自己的問題,進而調整改進?

覺性靈性

鍾老師:經由聽講或閱讀,不論內容是什麼,很多時候我們以為懂,其實不是真的懂,只是知道或理解,僅就自己的經驗來印證,擷取的也只是和理性思維有關的部分。如果內容涉及的不只有理性,還有物性、感性、覺性、靈性,甚至性靈,如一首詩、一幅畫、一支曲子、一部電影,或是一個功夫片段,能懂多少,端看閱聽者的生命層次到哪個位階。若再經語言、文字轉述,那已是第二義了,離本體更遠,要真懂就更不可能,尤其氣功和功夫這類中國文化最核心的東西。功夫就是道,少林以武為禪,武就是禪,武就是道,太史公講「非信廉仁勇不能傳兵論劍」,因為「與道同符」,功夫和道是一樣的東西,要弄懂它,就必須像電影《一代宗師》所講,要先見自己,反身而誠,知道自己的志向,之後見過天地,走遍萬水千山,最後見眾生,將所學還給眾生,經過這幾個階段才能見得它的全貌,才能明白其所蘊含的諸多哲理。因此在修練過程中,懂不懂不是那麼重要,行才是最重要的,而能以良策、美意,和善之法來行的話,才叫真的行。如同范仲淹和王安石的新法不是惡法,而是執行不當,練功夫練不太好,是沒有善下功夫,和真下功夫,孟子講過「有為者辟若掘井,掘井九軔而不及泉,猶為棄井也。」所謂學貴有恆,視之為以仁為己任,死而後已,至任重道遠,自當有成!

養氣之難

 氣功和功夫是六藝中最重要的東西,是中國文化最核心的部分,可現在教中文和中國哲學的人都不懂這些,教中國歷史的也不懂,大學教授講宋明理學雖也提到「氣」,卻搞不清楚氣究竟怎麼回事,因為沒練過。即便有接觸,多半是感覺式的意念導引和觀想,以靜坐方式走入,不以動作為主,若有動作,多是輕柔鬆靜的氣感式練法。而少數有練過功夫的教授,由於沒有練氣,所練的以力和運動方式為主,對功夫再多的了解也只是從技術面去看中國功夫的方圓表現,八卦掌從八卦的角度,太極拳從太極,形意拳從形意,少林拳從外家,南少林從外家加內家,而內家也只集中在「靜力」(內收肌肉伸展)訓練,而不是氣的修練,只是從形和象上面去談而已,功夫是練了,也有一點體會,但無法直指人心,只能練出個套路來,勉強可以打打架,就那麼多。少了練氣部分不能算真正的中國功夫,沒練過氣,如何懂得孟子所講「吾善養吾浩然正氣,直養而不害,充沛天地間,沛然莫之能禦」?只能以邏輯思維方式去談中國文化,雖比一般人懂,但核心部分無法體會,不能算真懂。教中國哲學的教授不懂得氣,聽講者又如何懂?要弄懂中國文化的核心概念,須經由覺、悟、究竟、參化,再複製做出,才算真的懂,那是極難的事!

難越大山

 北宋畫家范寬畫的一幅《谿山行旅圖》,大山橫前,是一座每個人心中都跨不過的山。翻越這座大山,等同孫悟空跟著唐三藏去取西經遭遇九九八十一劫,很難走得下去,因為人都沒有耐心,沒有虔誠的心,沒有真誠的心,走得很辛苦,時時想放棄。過不過得去?以孫悟空來說,就看他願不願意低頭,願意低頭就過得了,可他自認武功、法力天下第一,當然不願意低頭。豬八戒是什麼都想要,什麼都想貪,一個都不願意放棄,扛這麼多東西怎麼過得了!沙悟淨則是執著很深,要他反省很難,不反省如何跨出自我框架?!而唐僧東想西想,做任何事都要先想理由,做解釋,卻一事無成,只在思路上鑽研也很難走下去。當中真正能走的,只有白馬。白馬一言不語,沒有推託,不貪心、不愚癡、不老大,不像唐僧整天嘀嘀咕咕,因而能一直走下去。貪、嗔、癡、慢、疑阻擋這群人前行,只有白馬能帶著他們往前走。白馬是龍王的兒子變身的,因為變成馬,不能言語,只有行的力量,整部西遊記就是講行的力量,只有行是真正有用的,其餘如人人渴望得到的聰明、才智、才情、本領、神通、法力、智慧等,全都是假的,沒有能力善用,只會讓人一事無成。

理想之顛

  氣功、功夫修練過程中會遇到各種阻礙,小如石塊會絆倒人,大如范寬這座大山,讓大家都走不過去,於是在那兒想來想去,解釋來解釋去,分析來分析去,一方面很想過去挖寶,一方面又覺得自己走不過,越想越難,越看越覺得山高巍峨不可能走得過。就跟功夫對練時,還沒上場就覺得這人弱小我打得過,那人高壯我不打過,你的心不就是那座大山?自己卡住自己,自己嚇唬自己!走到山的背後才能看得到生命裡最真實的東西,要越過這座山,就看何時我們的心可以打開?何時我們的氣可以打開?何時我們能跨出猶豫,明自己的不足?何時能圓融?何時能承載一切?何時有白馬的前行力量?要問自己有沒有這理想和決心?

問天之心

 練氣和功夫最大的成就是,以為越不過的山終於越過了,以為做不到的事終於做到了。可以超越自己,生命才有辦法成其大,才能有孟子所講「充沛天地間」的生命氣魄,否則,生命運轉的能力、能量會越來越虛,越來越看不見。如果沒有成其大、沛然莫之能禦的能量,很難實踐張載所說「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生命就會不斷的萎縮。馬雲講年老功夫不可能變得更厲害,那是因為他無法體會、無法想像功夫的境界。多數人過了中年,身體開始有一些變化,肌肉逐漸萎縮、變少,支撐力不足,骨質疏鬆,關節弱化,五臟六腑也跟著萎縮,因為沒有動能,新陳代謝跟不上,再加上有病有狀況就更萎縮,老化很快就出現。但現在的醫技發展快速,即便老化了也能長壽,臥病在床也還能延長幾十年壽命。可活著若只是維生,這不叫生命。生命的存在形式應該如孟子所講的「吾善養吾浩然正氣,充沛天氣間,沛然莫之能禦,擴而充之」達到極大境界,這樣的生命才有意義。到得了這個境界,老了也不是問題,反而更有體驗、智慧、能力,能過得更快樂。因為年輕時,什麼都想學,什麼都想知道,什麼都想要,可知道很多、懂很多之後,發現有很多限制、很多阻礙,執著罫礙越來越多,慢慢的意志被消磨,未到中年就變成活死人,只是過日子。

老而不至

 要讓自己的生命有意義的運轉下去,就必須克服老化對我們的影響。越老越不行,這是多數人的看法,因為大家都不懂得練氣、練功夫。日本有一部小說改編的電影叫《楢山節考》,講述古代某山村的棄老傳說,由於村民生活窮苦,為了不消耗家中糧食,老人家到了70歲就要由家人背到深山野嶺等死,景況十分悲慘!老人應該是個寶,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因為體能、體力、心智都不行了,那是在過去窮苦的年代。但現在,對多數地方的人來說,糧食不是問題,平均壽命也延長許多,可越來越多老人認知功能有障礙,也就是所謂的失智,對家人來說又是另一種負擔。醫學專家長期研究發覺,人老了一樣需要運動,才不會退化太快。可從氣的角度來看,只有運動是不夠的,只是比沒運動的稍微好一點。若有練氣、練功夫,身體的控制能力不但能保持,還能上升,體力、體能是這樣,心智也是這樣,會更成熟、更大、更強,這會達到或接近莊子所講的真人、神人、至人的境界。

老而彌堅

 當年周文王能夠定奪天下,是因為遇到姜子牙,而那時姜子牙已七八十歲了,之後還能輔佐文王二三十年。姜子牙練氣又練功夫,懂道術,才能有那麼強大的體能和智慧,不僅讓自己的生命延續,還能引領文王開國、建國。而現在的人,五六十歲就覺得自己老了,意志消沈,身體沒有動能,七十歲就準備到老人院,因為他們沒有一套提升自己生命的方法。練氣在中國有幾千年歷史,可現在知曉中國文化、中國歷史的知識份子又有幾人是練氣的?少數有練功夫的也沒練氣,只知道有氣這東西,但不懂氣究竟為何。即便有接觸「法」的也不懂氣,法和超能力有關,但和氣沒有直接關連。氣是中國文化的核心要素,沒練過氣,不懂得氣,無法體會氣,又如何通曉中國文化、中國哲學?要了解氣功和功夫,身體要有白馬行的力量,才能跨越范寬那座大山,這需要有王陽明「心學」所說的良能。良能和氣有關,王陽明沒談氣,可他渾身都是氣,所作所為無一不和氣有關。氣是無極和太極的整合,也是天地乾坤的整合,是孔子所講「一以貫之」的「一」。

極間至精

 中國哲學是一門行的學問,並非知不重要,而是行過才能真知、真懂。究竟要如何行?「素其位而行」,工作就好好工作,不要敷衍了事,練氣、練功夫就好好練,不要一曝十寒,上生命哲學課就認真發問,問了不明就再問,懂也好,不懂也好,懂得一句「吾日三省吾身」,就徹底去行,不在多,一句就很夠了。生命哲學課的目的不是要同學懂得什麼深奧哲理,而是要大家聽了之後能夠去行,重要的是不斷地行,行了有疑惑就問,與同學和老師討論,問了再行,不斷地調整,這才是修道。王家衛為了拍《一代宗師》花近廿年時間造訪過許多門派,遇到他覺得有趣的拳法就會請師傅教他一招,他想一招就夠了,救命的一招,結果發現沒有什麼絕招,後來有一位老師傅跟他說:「所謂絕招,就是把一個簡單的事情做到極致。」

不為人欺

 理想與現實何者為重?追求理想重要,還是追求理想的過程才重要?理想現實真融不在一起?如果理想永遠只能接近而不能完全實現,那麼追求理想的過程反而是最重要的關鍵,其中呈現和採取的方法或形式就決定了生命境界及人生意義的高下,好的話,理想就可能與現實融合,而追求的過程就能產生比理想更高的究竟之地。電影《銀翼殺手2049》中的複製人殺手(主角),本來以為自己是奇蹟之子,後來發現不是而不能適應,但複製人自救領袖認為我們自己不必要是上帝的選民,只要我們中有一人經歷奇蹟,明白這點就代表我們不只是奴婢,我們就是自己的主人,比人類都更有人性,因為人類都為一己私利獵殺製程有誤的複製人,可複製人卻願意為了「正確」的理想而死,彰顯出比人類更有人性的生命形態!我們只有相信是不夠的,同樣地,只知道是不夠的,以為懂其實不懂,因為要做到佛家講的「不為人欺」的境地才算真知。地藏菩薩說「地獄未空,誓不成佛!」這句話是對人類累世的業力反覆參透的真智慧,因為這個理想實現不了,人太壞了,真渡不完!這樣說難道真沒希望?周星馳的《西遊記》卻點出一個不同生命境界。

究極圖窮

 要達到這些境界,至少要對幾個根本要點和大範圍有通透的明白和體悟:包括個人理想追求,理想政治模式,對「知」的看法,現代政治的虛偽,民主從良制度變惡制,共產中國從獨裁漸蛻變成最為「民主」的政府,宋明已實行相對的民主,強迫中國人民吃鴉片的「民主紳士」英國和法國,美國繼之成為新地球霸主惡棍,盜拓與之相比可以成為聖人,孔孟否定曰利的小人(專家、工程師和商人),推崇君子天下為公的大平等理念,如何成家立業與追求人生,面向情感和生命的試煉,在接觸周星馳的西遊記和尤里西斯的魔海神航,能否看得見其中展現的人性至善處,生命光輝的律動與構築層次,從中了悟不以得失為基,而是如何做對,止於至善,求其生不可得,有死以全其意,明白若使生民知所立命,則天地立乎其心,雖情不知所起,若一往而深,心氣相連,功夫入道,情緣見聖,此為生命之真相和真意。

江湖相忘

 要弄清楚理想與現實,搞明白達到理想重要,還是在追求理想上的過程重要?換句話來說,追求過程若重要,在以何種方式或方法才能達到?行入其中而不求其果,道在其上而不使力沾,合抱濡沫卻能江湖相忘。宋朝王安石於神宗時任相倡革新,法雖好然執行方式與人員皆不勝,終小助朝廷經濟而失敗下台。在正常狀態下,人都能看到別人的好壞,這個不用學也能做到,但要我們多看好的一面卻很難。而現代以西方模式壟斷世界地緣政治的結果,除極少數外,使所有人都以西方模式看事件,在日常生活上,西方的理、邏輯思考,和其詭辯方式,很易使人搞不清自己究竟是對還是錯,或者是我們孤陋寡聞!而西方政治更是強權政治(強盜政治),他說你錯,你就是有萬千理由也是錯,如川普因一己政治危機,便發動朝鮮危機,又想再試歐巴馬失利的南海而不果,更要發動中美貿易戰,才動手覺得不利於己便暫緩,卻又再搞敘利亞飛彈秀,像是要搞三次世界大戰,第二天又說不是要打扙!從常理便不易懂川普在做什麼!其實他都引爆外部狀況以化解他在美國內部的炸彈,順便一壯美國第一的聲勢以吸引選民支持,再順便把中國崛起到製造2025打斷,強要中興電訊關門,中國若要蘋果、波音、通用、福特等大廠在中國也關門,不就惡鬥真起。和而不同,鬥而不破本是中國幾千年來奉行的法門,但真到最後,也會出現「犯我大漢,雖遠必誅」的互動。大國本應以大局為重,少生事端以安天下,而美國卻如強盜帶頭擾亂天下,這種民主應不是蘇格拉底要的!

知止不知

 孔子講過「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莊子進一步說「知止其所不知,至矣。」有人稱許孔子的知識廣博和多才多藝,孔子只說:「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而不會說自己多聰明能幹,反而說小時因家貧困無依也無知,必須比別人十倍的努力來學習才有一點點成就。今天的狂傲文青,或假道學者都以網路資訊為智,或以名利多寡為高,卻沒有人會自認知之不足,都在堅持己見,如《意外》電影中的老媽都在怨別人,又像狄更斯《孤寒財主》的Uncle Scrooge永遠都以利來考量生命中的一切,佛陀離世前說「我未曾說過一字」,今天科技一統天下,本來科技應服務人群,結果科技越益像電影《魔鬼終結者》中的終結者,從網路中,從未來時空,來到現在毀滅人類。科技工作者人人曰利,沒有人談仁義,「臉書」的佐克柏格在洩密聽證會中侃侃而談,說是認錯卻比沒錯還要振振有詞,更為光彩,而其他的科技網路公司沒一人挺身抨擊「臉書」,因為大家都在做同樣的惡,佐克柏格錢賺的夠多,可表現跟川普也差不了多少。今天許多知識份子都盲目地站在英美一方罵敘利亞政府施放化武毒殺東古塔平民,媒體資訊其實都已好萊塢化,英美政府都插手其中,之前敘利亞政府是放過化武攻擊的,但後面戰事都勝了,就沒道理用化武!

毀人不倦

 在敘軍節節勝利中又出現用化武的新聞,既出現,美國又射飛彈,並控訴阿薩德的怖行,既然勝利又何須用化武!但化武出現,是誰弄的?是真的還是演的?如果伊拉克的「大規模毀滅性武器」是美國學日本人七七事變時說有日人和狗走失的藉口而發動戰爭的話,視頻中的「白盔」救援人員便全都是假的!同理化武是恐怖的,那放飛彈和轟炸就不恐怖?就如宮崎駿對南京大屠殺事件,提出對日本政府嚴厲的批評;而春上春樹更說日本政府堅持只殺了幾萬人,中國說三十萬,這不是數字的問題,殺幾萬人和三十萬人都是殺人,都是大規模的殘暴殺人!因而日本國內右派將他倆列為叛國賊。美國倒行逆施,胡作非為,現代有人說他是霸權!其實說錯了,中國春秋年代,五霸之首,齊琱蓮蛜犍礡A九合諸侯,一匡天下!以自身力量和智慧,透過多次連橫合縱,硬軟兼施,使天下維持多年的太平,何霸之有?而美國都是毀人國不倦,從伊拉克,中美洲的切格華納、委內瑞拉,到「布拉格之春」,南聯瓦解,科索沃之戰,破歐元勢力,伊拉克二次滅國,追殺賓拉登至死,利比亞之亂,埃及民主政權垮台,阿拉伯之春,美元霸權興風作浪,烏克蘭事變,不斷圍堵中國,土耳其政變,支援ISIS又打ISIS,支持庫德族又不讓其獨立,到支持敘利亞反抗軍才踢到鐵板,有事沒事在敘利亞放飛彈!自己殺人堂而皇之,理直氣壯,別人殺人是滔天大罪,擾亂別人是人家活該,自己沒本事賺不了錢說人家偷他騙他錢!而多少學者政客還說老美是普世價值最崇高的典範!那是什麼價值?民主?人權?自由?同樣的在許多第三世界國家老執政黨給新的「民主」政黨以各種「民主」、「人權」、「自由」之名,要求執政黨退出所有黨、政、軍媒體事業,可當他們上台卻做著同樣的反「民主」「人權」和「自由」的事情!究竟是人類都沒有這個以身作則控制自己的能力,或者人都是假偽善的,別人「有」的不行,我「有」卻行的很,所謂別人的心不是心,只有美國人的心是心!

民主天問

 共產黨起家以清廉號召百姓,終至推倒國民黨;得天下後因內部鬥爭、三反五反、文革使國勢倒退,鄧小平出,決定不再搞政治,改為搞經濟,韜光養晦,從此四十年間成了世界工廠,而今天成了世界市場。這些年,許多外國學者包括諾貝爾得獎主史提格里斯都認為民主出了大問題,一是分配不均,二是不公不義,三是大集團掌控政府,如若這樣,民主社會與所謂社會主義,甚至專制皇權政體有多少差別?其實許多所謂外國學人,或新政治理念學者都一面盲目倒支持美式民主,而不論其中的假平等和假人權!

中式民主

 中國宋朝,北宋自仁宗到神宗,皇帝名義專權,其實都沒握完全實權決定國家大事。宋重文人,壞處文人會相爭,處事多議論,又設言官立諫,又限制任職年限,至新舊黨爭,議事沒完沒了!那不就是現在民主議會制度一個樣?當才高九斗的蘇東坡考上狀元,連皇后及太后都賞識他,卻無法出任高位一展長才,卻由三府大部的老官員研究半天,連老師歐陽修也未保舉蘇東坡,做成一生流落外地當小官。而明朝沒有新舊黨爭,卻有東林黨與宦黨鬥法,從嘉靖到萬曆兩任皇帝,都不喜上朝,躲在幕後各別卅年左右,管治政府的還是那些「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的讀書人,可當文人相爭,比東廠、西廠亦差不到那去。現在的民主,與當年的狀況相比,可能更差,北宋王安石、司馬光,和蘇東坡因理念與新舊黨爭有異,議事台前相爭不已,下台後仍相互邀約共飲談文論墨,胸襟過人。

為民之政

 許多人說大陸經濟發達但不民主,其實大家都不懂民主是甚麼,不要從政治學的角度來看,回到最基本的「人民之意」能否得到注意,又何者為較重要屬該先行的民意,得到應有的尊重考量和實施,而不是以人人都有選舉投票權為基礎考量,因為人人都為一己之私來投票,真為公益之事可能無人相應。而現在選上的人都不管大多百姓要甚麼;只會減稅討好選民,而不管國家經濟!他們只要自己仍在位子上,便不擇手段,以最獨裁的我行我素來極限行事,美國的川普正是如此無恥地亂搞,而台灣的總統與行政院長也一般不顧百姓生命安危不斷推他們的台獨遊戲,李敖曾說:「看到這些混人以歪曲行公義,以殺伐行和平,以鬥倒鬥臭行和解,以『一個也不饒』行寬恕,不禁又好氣又好笑。」這其實不好笑,蘇格拉底兩千年前就民主實驗失敗而身死,徒弟柏拉圖認為人性上來講是完全不可行的,故建立「理想國」倡由聖王來統治,而近代西方學者如盧梭等認為文明進步了,人類應該有機會推行民主,法國大革命便開始實驗至今。實際上推動民主的都是有能力,有錢和權勢的精英,只是從貴族階級換成有錢的知識份子,他們關心的是自己能否當得了「新的皇帝(總統),對所謂自由、人權、民主也只是說說。

強盜之政

 民主的英國於1840年迫中國買鴉片而發動中英戰爭,1860年英法兩個民主強盜一起迫中國買更多的鴉片而發動英法戰爭,火燒了圓明園,搶走了裡面所有的寶物,這些寶物現在分別展於大英博物館和羅浮宮,展品之多,大英館中國館有兩個足球場大,還都不是展示所有產品,而這兩個「大國」到現在快兩百年後依然一件寶物都不願還給中國人,我們卻說英法是民主國家!而今中共奉行「群眾路線」,就是重視民主、民意,並且有具體的方法來收集、綜合、實現民意,甚至能夠動員群眾。這樣實現民主的能力,大陸在「改革開放」之前,就誤用了這樣的能力,所幸「改革開放」之後至今,中共都能善用它實現民主的能力,難怪著名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rch Center)所做的國情民調,大陸人民對其政府施政方向的滿意度,多年來都高於其他國家的人民,世人何能批評大陸不民主?(摘自郭譽申,中時星期論壇2018/4/15)。

君子之知

 論語子路篇,樊遲請學稼,子曰:「吾不如老農」,請學為圃,曰:「吾不如老圃」,樊遲出,子曰:「小人哉,樊須也!」孔子同時說:「上好禮,則民莫敢不敬;上好義,則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則民莫敢不用情。夫如是,則四方之民襁負其子而至矣,焉用稼?」而孟子也講:「無君子莫治野人,無野人莫養君子!」而君子有道,小人(野人)有技,有道的君子需要有技的百姓來生產服務以補其不足,佔多數有技的一般人民(小人/野人)則需要君子的德行,胸襟和毅力來達成公共事務,和推行良好的管理。孔子推行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人各尊其份,守其職,分別勞力,發揮一己所長,以技互利,不藏於己,不亂不爭,少欲如力惡不出於身,不搶不奪不欺人,產品再多只取其能用,技術再好不求其極,貨財再多也只效十方來去,繁榮眾生社稷,不起貪念。在如此胸襟氣度中,孔子的君子就如柏拉圖的聖王,對社會國家,位於上層者盡其力,人民於下層盡其能盡之力。可這又給「民主人士」攻擊,說孔子不平等,其實不懂平等的是我們,現代知識份子以為讀了書,識幾個字就懂道理,其實大多人都只有一得之愚,和一識之明,事事以不同之管(理)窺豹,某些細節是行的,但整個巨觀,不是一般人以為讀了點書和現代科技的「超級博士」能明!那是人天生不平等的結果所導致的,中國人的所謂上等人做上等事,下等人做下等事是沒帶有西方的歧視和分別心的。中國人的上中下各等的意思是在尊重人生而不平等,各自努力背著自家的東西,齊齊跨過遠方的大山,合共在山坡那一邊,各盡所能,各獻其力,合力在不同水平、角度、專門處,發揮自己之長,合力而成大事;君子位不同,要理政事,必須才德兼備,須從大處看,兼顧全面;而小人(人民)本位技術要專、要特別,如庖丁神乎奇技,如公孫般工參造化,人人有能,國家便興旺。小人君子本為利義之合,並無高低,可現代人都認為老祖宗都是故舊垃圾不必理會,是現代化的負擔,更是不合時宜,因為他們都不「民主」!

君子之平

 現代科技發達,有人說科學萬能,給人方便、幸福、先進,可種種發展因小人(專家)當道,小人掌握財富,其中心有不正有私者,便與權貴結合,而今之權貴幾無君子當家,便產生了「科學怪人」、「魔鬼終結者」和「毀滅人類的武器」。原因是技為野心政治人物所用,且統治階層少有君子,而利成私人之利,而非為眾之大利,世界便不平衡。莊子孔子兩千多年前都認為「技要進於道」,所以,孔子不是不會種菜,而是君子該管眾人的大事,是仁義之事,仁義之事如同紫劍在天,須合禮智之青劍接地氣才能落實。中國文化的精神,紫青之合為乾坤之合,形而上之道與形而下之器能合便是天下至剛至大之重器。中國人講人有東西南北夷之別,而無上下人等之別,九品中正是權貴的遊戲,先賢古聖是一視同仁,有教無類,和而不同,因鐘鼎山林,各適其性,人的分別只有能至命盡性者為先,沒有上下貴賤之別,所以主止於至善,就各人自己的能力和才智去完善自己,而不是與別人比,因為生下來就不平!當我們能就自己本份兼善,己達達人,到立人之極,便是最高的生命道理,如同功夫比試,是在於與昨日之我比試,達我勝之道是為自我完成,從這一點推己及人,推及生活一切細節,便是顏回的不二過!

情之所起

 古時男強女弱,女子無才難出頭,有才的女子遭遇會較多,人生歷練多,能跳脫而悟者少。宋時才女李清照比丈夫趙明誠還有才,可命運卻忐忑不已,直至夫婿死後才稍安,可再婚又給男人騙;浮生六記的陳芸娘和沈三白幾經分合仍以分開告終;而現代民國才女張愛玲與胡蘭成相愛總不能在一起,離開又總有別緣,胡蘭成雖愛張卻無法與之廝守,張最終去國他鄉老死,空留餘音!詩人徐志摩在林徽因與陸小曼間掙扎多時,待林與梁確定,而陸小曼又難以捉摸之際,老天憐其情傷便帶他回去。看來問題都很複雜又難以捉摸,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人死生相許!小說人物赤煉仙子李莫愁始終找不到所愛,鐵屍梅超風有了至愛卻早死,楊過小龍女能死生相許誓相隨的仙侶,卻要分別十六年後,幾乎再也不見!牡丹亭中柳夢梅與杜麗娘因遊園而驚夢,其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與死,死而不可復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情之所至

 周星馳在《西遊記》中談到紫霞、青霞兩位佛祖座下燈前的油蕊,經累世參化成仙子,卻為生命意義作詮釋,念起追尋真愛以證仙界無窮無邊無際的深密奧義,仙界傳說「紫青寶劍」為神物,得劍者尋到能拔開劍鞘之人,便是三生石上所綁之人,唯歷程必經水火同源,破鏡重圓,及起死回生三大仙劫。唯能脫業力所困,破情執所縛,敢以死生相許,又能於途中以善行腳,便能不墜業力輪迴,頓斷無間地獄之困,越天龍八部及三十三天,不為龍魚陸漸,和阿修羅之執,成九天玄女,得下凡歷劫,為萬中無一,能踏三生石,試世間至情者;對象是孫悟空,或六耳獼猴,一正一邪。孫法力無雙天下無敵,能拔龍王定海神針,亦能大鬧天宮,僅如來和觀意能鎮之,可悟空此一壞壞英雄卻心無情牽,不起情意。而六耳獼猴只有一點本事,卻能言善道滿口甜言蜜語,喜玩弄感情,所有接近他的女子都被欺被騙被甩。而至尊寶卻是孫悟空的良心,凡事往善處看,有問題自己扛,對兄弟有義氣,對女子,不輕易動情。

歷劫重生

 風三十娘(蜘蛛精)和白晶晶(白骨精)曾為唐僧所救和點醒,從妖界下凡來保護五百年後的唐僧,可在路上,風三十娘給六耳所騙,一氣之下誓要追殺六耳。白晶晶遇到至尊寶,開始以為他是騙子,後來發覺至尊寶能為她而死,便開始喜歡至尊寶,又因誤會以為至尊寶不喜歡她而自殺。為救白晶晶,至尊寶拿到月宮寶返回前面一刻,卻總是差一些前功盡棄,最後一次錯誤穿越到五百年前,可這時白晶晶並不喜歡至尊寶,而是喜歡六耳獼猴。至尊寶要找白晶晶卻在潛意識中愛上紫霞,意識上還想回五百年後找白晶晶,而至尊寶無意間拔出紫青寶劍使得紫霞認為他就是夢中人,至尊寶認為一直愛著白晶晶的,紫霞以心眼走入至尊寶心內見到白的反照,便在其心中流下天淚。之後至尊寶開始見到六耳獼猴,而紫霞本來對至尊寶失望欲殺之,至尊寶便說了愛你一萬年的「大話」,紫霞又愛上至尊寶,此時,五百年前的白晶晶亦不相信至尊寶與她有緣,便以心眼入內看到至尊寶的愛意,但亦看到紫霞留下的天淚,便要離開。而心中在分裂狀態的至尊寶回到水簾洞遭劫身死,觀音再度顯聖度化至尊寶,使之成為「大徹大悟」的人,甘願扛起向西護法唐僧取經以解天下之劫。成了孫悟空的至尊寶在戴上金箍時,同樣再說「希望一萬年」,此時卻是最真心的話。

天路情劫

 在與牛魔王決戰時,牛魔王把受傷的紫霞連同村民丟往太陽,孫悟空救回紫霞卻不相認,可紫霞卻撿到悟空掉下他的手鈴,牛魔王趁悟空救到紫霞之際偷襲射殺悟空,紫霞見到捨身擋住而死,悟空心中的至尊寶再忍不住而流露真情,情動,金箍便勒緊,痛煞心肺到無法言語,而看著紫霞在眼前逝去,這種痛苦更是無法形容。紫霞說過飛蛾很傻,明知撲火必亡,還是撲火,以為她的意中人會乘七彩雲霞來迎娶她,卻只猜到了前一半。若問世間情是何物,大家都有不同見解,不論看法如何,紫霞是在追求一份不知名的憧憬,名叫真愛,卻又無法解釋,這是生命內在的驅動力,幾經時空穿梭,往往結果都不如人意,若是結果相近,必以死生相許,方得接近,仍不可得。風三十娘(蜘蛛精)、白晶晶(白骨精)分別代表貪嗔與痴執,蜘蛛為欲,白骨為執之絕也,也是紫霞仙子善良完美底下的不足,當青霞與之合體,在撐不住睡意的魔力,青霞之任性便會顯露。紫霞上窮碧落下黃泉,穿越時空費煞苦心尋到底而不獲,如同尤利西斯《奧德賽》在十年特洛伊戰中奪回海倫,撤退時卻為土妖花人所迷,刺瞎巨人又得罪海神波塞冬,經魔女之難,閃公主之約,躲過海妖美音之惑、海怪之困,及擺脫女神七年之挽留,最後隻身返鄉,還要擺平許多人間事才得平安。

橋中之遇

 紫霞位列仙班卻寧到人間追尋生命之苦戀而不獲,及至見到那真心呈現,人卻要離世,人究要物我相全才真的以為得,還是有不同形式的生命彰顯法則?在克林伊斯威特的《麥迪遜之橋》中,因為梅莉史翠普沒跟克離去,她才擁有了一生的美麗。就如同《銀翼殺手2049》,主角遍尋證明自己是上帝所選,萬中無一的奇蹟而不獲,卻聽到了義勇軍首領告知他,作為「人」的意義不在於你是人,而是你擁有寧願犧牲自己去保存別人的義氣和光芒。這就是人性的光輝,人若棄之,人就談不上是人,複製人做出如同孔孟所講的「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的生命表現,複製人比人更是人!

理未易明

 同樣的李清照因自己的才而遭厄,陳芸娘亦因才傲而招難,張愛玲因對完美的追求而始終不願與胡蘭成再續前緣,都是一種美絕境況。而杜麗娘穿越三世,一往而深,死生共與,情不知所起,唯盡力為之,便見光明處現。人談追求理想、使命、工作、任務、情感、人生轉折、家國情懷,許多時候都是情緒執著太深,扛起了又放不下,卻不明瞭,理想雖重要,追求理想實現的過程更重要。人因會說話講故事成了萬物之靈,倉頡造字,以貝類為財便促進了文明,開放溝通產生轉昇和生生不息的力量。但有人怕開了收不住,如美國,本來以地球是平和開放未作文化侵略和經濟鯨吞別人,自己國勢在亂搞到了危機出現便返回貿易保護主義和發動經濟戰爭。可開放溝通才能轉生,不肯付出代價接受失敗是不會再成功的,沒有愛的時代是可悲的,自己退化而不檢討更是最大的危機,別人起來不予尊重而予以打擊更是愚昧不明。

死而復生

 杜麗娘在三世穿越中以各種好意和得當方法轉移各種不良的負面影響,其意雖驚世駭俗,時空穿越雖然突兀,而良好又有能力的善意,使不太可能實現的理想或願望漸漸拉近,雖不中亦不遠矣。而紫霞在其天人歷劫過程中,一身仙家修為,以最高的善,最純真的情,以最大的心,從執著到放下,見至尊寶心中原來意願,便留下天淚而去,反而使天淚與至尊寶產生更大的共振。待至尊寶身死化為悟空欲護唐僧西天取經時,一身無求不執的悟空心中靈台仍存一點天淚而不知,臨危紫霞雖再度相認悟空仍不理,及至紫霞以身死迎牛魔王飆來的暗器,悟空靈台深處的天淚因而觸動,便痛不欲生。紫霞天上下凡,獨闖幽泉青冥,天龍八部,周遊魚龍陸漸,魑魅不昧之境,穿越時空多回仍求之不得,至真至誠之心攀動天泉迴轉之極,使其心願得償,真心得見悟空靈台深處奉著的手鈴。猶如《蜀山傳》天劍重生時,孤月大師的真心便活過來,又見到玄天宗的真情,與紫霞一樣,見到悟空的真心,便飄然遠去,雖然以為意中人踏著七色雲霞來會她,卻是再度分離之始。這以杜麗娘的「一往而深,情不知所起,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此等至情最大的關鍵在於「不執」,「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而惟精惟一在生死,即全心投入或棄之不顧?有或無?老子說「有為萬物之母,無為天地之始」,在感情上,誠為愛之母,真為情之所始,誠者作焉而不辭,生而不有,方為真愛,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方為真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因悟空有情弗居而顯真情,因紫霞見悟空之真情,故死可以生,成而弗居,是以至情常存,以無實有,似假實真,孫子兵法有云:「置諸死地而後生,投之亡地而後存」,人都想得到,都想勝,可都不願付出,付出又想收獲,又想不敗,那是沒道理的。老天給予萬物,為而不恃,生而不有,所以生生生不息,人心惟有停止,才能轉輪化生,機轉大善,無欲自成!

救劫真知

 不論投身工作、政治、作戰、做人、做事、情感、人生、生命、氣功、功夫、修練等領域範疇,一定要如孟子所言,「盡心知性,知天存心,養性事天,夭壽不貳,修身以俟之,所以立命。」同時生發不忍人之心,使惻隱之心、羞惡之心、辭讓之心,和是非之心隨時展現,以仁義禮智的內在識能,合併良心和浩然正氣的良能,能擴而充之,若火之始然,泉之始達,保四海,安天下,能見自己、見天地,和見眾生,便能懂得政治、人生、愛情、自己、眾生和天地,這些都懂,都悟,都明白,自會明白「名也者,相軋也;知也者,爭之器也。」人生是不斷的學習,如天行健自強不息,以其知之所知,以養其知之所不知,便慢慢的懂,一點點的知,持不忘其所始,不求其所終的心面對功夫、養生、修練、情感、事業、人生,和生命,便漸而在不知其所以然的狀態下,達到我們行的標準和理想。中國古代聖賢將其「真知」留予後世,形成所謂的中國哲學,那是經過千錘百鍊後才有的智慧結晶,我們僅憑理性思維就想要弄懂它,那是不可能的,即便有所知也是很淺薄的。古時要先習六藝,方讀得懂六經,然後會做人成事,今人無緣遍習六藝,如此讀書只在知悉和理解上,成不了融會貫通、內化昇華的知行學習過程。伏羲當年觀星辰天象、大地山河,遠取諸物,近取諸身,成就上下四方、古往今來的時空觀和歷史觀。今日無能習六藝,至少要習氣練武以為基,明國際政治詭譎之相,懂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非為己而是為人,悟空扛起無情,是因為參透至情,情若不可執,寧反身而誠,夕陽武士為面子而放不下,不過是小情;故生不可得,寧死而復生,國際政治,實盤古大情,混沌方舟,霸者懂情便知存其真,便得道多助。如若自以為絕世聰明,力蓋天下,不懂順其情,便不能存其真,便漸失勢,因其沒執生而復死之紫霞和悟空大情,便不會懂得留下日後佳話或憾事之力,也就無法到得前頭山腳盡,自不見堂堂溪水出前村,因不懂宇宙人生和小我生命中的芳華!芳華不是捧在手上得到的,多半是放下才見芳華,因為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才更護花!所以真知需要有良能,必須經過練氣才能產生良能,在氣的運轉過程中,身心靈會有不同的造化和境界呈現,練足了氣,有足夠的能量去平衡控制,氣足了心才平,心平了便看得見,氣練上層樓,心便大了,人才站得起來,容得下自己,容得下天地,容得下眾生,就不會受周遭人事物的影響,才有辦法穿梭宇宙參贊天地,這時才可能有真正的知產生。(2018.03.30)

 


台北市氣功文化學會製作